中国汽车研发技术培训领域第一品牌!
 在线客服 网站导航
宁振波:勤恳耕耘三十载
2015-04-03   来源:专家访谈   作者:王怡潇   点击:
      人们都知道他是航空信息化领域的权威专家,其实不然,应该说他是跨国防科技领域的信息化专家更准确。他1982年进入西安飞机设计研究所工作(后合并为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28年间,先后在各型飞机首飞、定型、改型中荣立各级别的一、二、三等功十余次。
 
        90年代任《金航网络工程》建设总体组专家,曾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飞机全机数字化样机设计项目)等多个权威奖项。年参与飞机制造业数字化工程,参与编制了数百万字《飞机制造业数字化工程》系列从书。4月,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聘其为第一批集团信息化专家总体组成员。至今,已在信息化领域耕耘三十载。他,就是中航工业集团北京航空综合技术研究所副总工程师、金航数码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金航数码)副总经理宁振波。
\
    不做则已,做就做好
    时间回溯到1974年3月,宁振波高中毕业,受当时国内环境影响,他没有机会上大学,而是下乡到偏远的陕西农村劳动锻炼。宁振波做事很认真,无论什么事都尽心尽力去完成。当年下乡时,他是几十个知青里年龄最小、个子最矮的孩子,正是凭借认真、勤奋与努力,他干起活来不比年长的人慢,还被评为优秀知青。也许,在那时,“不做则已,做就做好”就已经成为他行事的风格,并在之后半生的工作中始终如此。
艰苦的环境下,宁振波不敢奢望返城读大学,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国家招工,自己可以回城当一名电工,然而他未能如愿。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虽没能当成电工,却幸运的等来了1977年12月恢复高考的时刻。
在农村劳动了4年多,学业难免有些荒废,但高中优异的学习成绩,让他有一定的基础参加考试。出于担心,宁振波最初只报了一所中专学校。好在,善良上进的他深受自己高中师长们的照顾和关怀,老师们不仅在他下乡的时候前去探望,还在他准备高考时给予指导。在老师们的鼓励与帮助下,宁振波放弃报考中专,而选择了报考西北工业大学(下文简称西工大)。而他也没有浪费这次机会,顺利地考上了西工大,为今后步入一生为之奋斗的航空领域埋下伏笔。
    回顾考大学时的经历,宁振波难忘那个除夕夜晚,公社的文教干事奔走了十多里路把通知书送到家中时亲人们兴奋的情形。要知道,当时全市数万考生中只有31人脱颖而出,可以进入大学深造,而宁振波是其中之一,既幸运也难得。当然,他更难忘记父母的教育与师长们的关心。
    1982年,宁振波走出西工大,进入西安飞机设计研究所工作,全身心投入到飞机研制领域。从那时起,宁振波就要求自己低调做人高水平做事。2000年前后,国家为了增强国防能力,启动了一批军工项目。新飞豹A(JH7A)型号就是国家在1999年启动的项目,这是研制进度最紧张的项目,国家要求新飞豹A 两年半上天,压力非常大。技术上要论证讨论,问题是当时要用2D CAD画图的方式肯定不成,要是用全3D设计制造心里又没底儿。
    当时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很重视,请了一大批国内各领域的院士和专家指导,专家们认为能把飞机机翼用全三维做出来已经了不起了,中国历史上还没有全3D设计的飞机,整机用3D肯定行不通,因为人们更熟练使用2D设计。而航空西安飞机设计研究所人力排众议,坚决用全3D CAD设计。如果飞机一部分用2D设计,另一部分用3D设计,那么界面结合问题难解决,技术路线问题也很难解决,最后论证选择采用CATIA V5。可参见宁振波2000年文章《为什么在我所飞机型号项目上采用CATIAV5?》。
    团队使用CATIA V5进行设计的风险很大,因为当时CATIA V5在世界上还没有成功案例,航空工业集团是第一家采用CATIA V5进行设计的航空企业。1999年底,西安飞机设计研究所一次采购100套CATIA V5,在对员工进行简短的培训后,软件投入了使用。设计过程中,因为软件的不成熟,其缺点、Bug暴露出来,为设计团队带来不少困惑。因此,在航空工业一集团领导的支持下,西安飞机设计研究所专门与达索公司达成协议,建立巴黎后台支持,使用中出现问题,达索就马上打补丁修正,结果仅2000年一年就发现900多个问题,打了近300个补丁,当时CATIA V5的最新版本都在西安飞机设计研究所手里,而软件也在应用的过程中逐渐成熟。仅一年时间,西安飞机设计研究所团队完成全数字样机98%的三维结构设计, 2000年9月3D设计的几个关键件模型发到工厂,经过数控加工,检测,圆满成功。从此全面开始了大规模的全三维设计制造历程,最终2002年7月,历经两年半时间的研制,新飞豹A飞机上天,这是国内全数字化设计的首个样机,最大起飞重量30吨、5万多个结构件、43万个标准件,该项目2003年获国家科技进步单项技术二等奖。2001年4月,在北京展览馆举办的国家“863”十五周年成就展,863计划自动化领域首席科学家吴澄院士在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时,围绕西安飞机设计研究所的全机飞机数字样机展开讲解了数字化应用重大成果。航空工业集团成为世界上首个采用CATIA V5进行设计的成功案例,而当时的波音公司仅将CATIA V5用于研究,未敢用于工程设计。2002年,波音派人来中国学习CATIA V5的应用,这是第一次老外来中国学习信息化技术。 
    如今,问及西安飞机设计研究所如何敢冒险采用尚无成功案例的CATIA V5 进行设计时,宁振波自信地说:“我们航空工业有着多年来的技术积累,持续不断的技术跟踪,航空不成功,别的行业不可能成功,我们有勇气、有自信面对挑战。”据宁振波回忆,1999年讨论技术路线时,在现任国防科技工业局黄强副局长(原西安飞机设计研究所所长,后为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院长)的主持下,27个人开办公扩大会,大多数人不赞成使用CATIA V5进行设计,新技术推广困难,而且新技术面前真理肯定在少数人手里,因为大部分人对新东西不熟悉是必然的,但少数人一般被多数人绑架,所以有信心很重要。
    呕心沥血终不悔
    航空工业集团两个集团合并之后,集团总经理林左鸣亲自发聘书给宁振波,聘其为集团的信息化总体组专家。因为他出身于飞机总体设计单位,几十年的总师例会、主任例会、所长例会、科研例会,数百家参研单位的成品协调会的技术熏陶,加上他爱学习、勤思考,使他知识面极广,善于从总体和顶层思考问题,又熟悉航空产品和业务流程,中航工业领导希望他能与集团其他同仁一起推动整个航空行业的信息化进步和发展。在这样的背景下,集团把宁振波调到北京工作,他身上的担子也开始越发沉重。在航空领域耕耘的同时,他还要抽出部分精力在国防科工局领导下,参与指导航天、造船、兵器、核工业、电子等领域的信息化工作,跨了几乎全部与国防科技相关的行业。凭借多年的基础积累与实践经验,宁振波每年为各行业培训量达数十次。由于得到各个领域的高度信任,他们经常请宁振波帮他们做顶层信息化工程的咨询工作。这样一来,极大地分散了他的精力,对他的身体也带来了不小的考验。
    在航空领域,多个型号项目,宁振波参加多个子公司的规划指导,亲自动手写报告,几个飞机型号总师都讲,每次和宁总在一起,都能学到太多的新东西。
    在航天领域, 2011年夏,某单位委托金航数码做信息化工程咨询,与此同时,该院的一个具体项目也请宁振波指导。在他的带领下,金航数码不遗余力地完成了单位托付的任务,项目上线后也取得良好效果。2011年底有关领导给宁振波发来贺卡,上面写着:宁总,在您的关心指导下,我们的数字化工作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成为集团的标杆。在新年来临之际,简单而真诚的感谢感动了宁振波,他认为这是对自己最好的肯定。
    在核工业领域,国内一家从事核电站研发的研究院领导数次找到宁振波,就顶层信息化建设进行了沟通交流,虽然宁振波对核工业了解不多,但工程思想是一致的,金航数码承担了顶层信息化工程的咨询工作,在宁振波的组织带领下,金航数码成功帮助核电站梳理清了相关的业务流程 。
    在兵器工业领域,2012年先后为兵器工业集团、兵器装备集团层面以及各基层厂所做了十多次培训,并在现场指导解决了多项技术问题。
    在船舶工业,有集团层面的、也有厂所层面的,在武汉、上海、西安、昆明、深圳均举办了大规模的培训活动,特别邀请宁振波作创新体系的课程,及信息化工程应用的培训。
    除支持国防工业的信息化工作外,宁振波还担负着培养人才的重要任务。作为西北工业大学的客座教授,以前在西安,每年给大学的培训能全面完成,但到北京后,他很愧疚,欠课太多,但是他在北京的单位,通过3年多时间的努力,他为航空领域培养了一批优秀的人才。宁振波常对自己的团队说,员工具备能力是关键,但形成能力之后做人调子要低,做事水平要高,不能光说不干,团队的同事也很认可他的话。宁振波也常鼓励同事们,他打趣地说:“大家想一想,航空信息化地位这么高,得到国内全面的认可,咱们把航空单位顶层信息化建设都做完了,中国还有哪个单位咱们不敢做?还有哪个单位不能做?”同事们逐渐就有了信心,而且也确实做好了工作。
    多年繁重的工作背后,宁振波的身体状况亮起了红灯。2011年不知疲倦的他病倒了,且是病危,血压降低到了20-40,在解放军总医院紧急抢救,作了大手术,住了40多天院,最终在军医的积极救治下,基本恢复了健康。他为了信息化建设可谓呕心沥血,虽然累坏了身体,但他无怨无悔,走出医院后毅然回到工作岗位。
    大智者大善,宁振波认真勤恳地耕耘在信息化前沿阵地,用“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来形容他为中国航空信息化事业的奉献不足为过。30年的顶层信息化探索与建设路途中,他如蜡烛般燃烧自己放出光芒。如今,这位信息化老将依然斗志不减,焚膏继晷,为中国航空信息化的发展贡献绵薄之力!
中汽培训首页 分享:
相关文章